懒猫

如果各位不嫌弃,那么请在对我的称呼前加上一个前缀“猫”

不应成说的秘密

      比颠茄更让人疯狂,比麻药更使人上瘾。在这场诡异混浊的游戏里,只有彼此是永远无法戒去的毒药。
    
      火光映射在女孩显得稚嫩的面孔上,烧的倒塌在地的稻草人是那么肮脏,它不是自己的爱人,它只是个没有温度的玩偶。

     艾玛·伍兹不喜欢慈善家。
     就像清晨阳光照耀下泛出柔润色泽的花瓣上逐渐蔓延的枯黄一样不喜欢。大脑中永远无法回忆起来的空白,是童年时期的大多数事情。其中几样,却又像个玩笑一样用烙铁深深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他是个小偷,这罪行让他坐了牢。
    自己应该厌恶他,但是做不到。这让自己很痛苦,得不到传达。有什么东西压在胸口,感觉就像是起了雾一样。她依稀记得起自己幼时应该见过雾,它们就像纱巾一样薄薄的一层,和白雏菊一样白,有着苦涩的味道,被人塞进一个小瓶里喷洒在自己面前。
    或许自己应该让他死心,彻底的。
    稻草人先生?自己都没想到他会说话,除了他还有谁会做那么愚蠢的事,只为我一人所做。或许他是真的认为我看不出来,但是我不想揭穿。我甚至有点认同了,这不是我该做的,应该让他去忏悔,上帝会原谅他的,就像原谅自己一样。
      计划似乎进展的很顺利,我将颠茄混在他的食物里,等到明天太阳升起的一刻,他就不是他了。
      他从楼梯上摔下来了,这很好。医生似乎对我为什么知道是人坠落感到很奇怪,那又怎样,我不在乎了,因为我似乎已经看见那家伙被赤焰净化的情景。
      今天就是进行游戏的日子了,我把雾里的水滴在毛巾上,真奇怪,只是捂住他的口鼻,他就那么睡着了,或许他并不喜欢雾,但他应该会喜欢我为他精心准备的箱子,这难道不是他想要的吗?
      它可比我想象的重多了,这种东西也只有被火舌分食的命了,它甚至都没有化为尘埃的权利,只能变成一堆烧焦的残骸。
        我不喜欢慈善家,我爱他。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