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

如果各位不嫌弃,那么请在对我的称呼前加上一个前缀“猫”

《月色撩人,却不及你》

  红蝶安静的坐在红教堂破旧的长凳之上,纯白的婚纱垂在地面,就和和那人一般的洁白无瑕

     那是多久以前发生的事呢?红蝶想,或许她早就记不清了,从她离开以后,自己就很少再会去在意时间的流逝,除了她答应自己会回来的那个日子以外,现在仔细算一算,昨天大概是24号吧,今天就是她许诺会回来的日子了,飘渺的月光照射在被钉在十字架的耶稣上,夜色渐浓,她还是没有回来

   也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那件如同白色孔雀一般的衣物之中突然就冒出来了一个和自己容貌近乎一样的“人”。和自己相似的嗓音,却比自己更加的清脆,像是一只夜莺在鸣叫,明明她是白孔雀来的不是吗?

    其他人监管者和求生者看不见她,自己也需要尽量避免在大众面前和她对话,毕竟那样子只会吸引来一些很奇怪的目光。她似乎很喜欢伏在自己的耳边说话,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耳边轻柔的回荡着,回过头想去察觉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绕到了面前笑得是那样烂漫柔和,摄人心魄。

    想到这里的红蝶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抿起了嘴角,下意识的伸手拂过了面颊之上只有半边的金色面具,这是她临别之前留下来的,奇异的是其他人可以看见这个面具,而且都莫名的觉得异常的熟悉,就像是有个人带着它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却说不出来到底是哪个人

     还可以记起来,她其实是个非常唠叨的人,每天都在很早把自己叫起来,然后催促着自己去大厅里签到,每次我对她这样的行为都只能无奈的接受,我不明白她为什么到底要这样,当我询问她的时候,她笑了一下,说了一句我至今记忆犹新的话――
                                       “因为我,喜欢你啊……噗,开玩笑啦,今晚月色真美呀”
    
  当时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有那么点失落,也并不是理解她最后那句话的含义,但是现在,痛苦几乎压垮了自己,心脏像被切割一样痛,如果当时没有发生那件事情,自己或许会接受自己的心意吧?

   殷红的鲜血在眼前昏染开来,尖锐的刀锋刺入心脏,但是她的胸口却绽开一朵艳红的彼岸花,刀锋依然光滑干燥,洁白的衣物却已经被鲜血染红,在自己几乎崩溃的嘶吼下,对方抚着自己面容的右手还是无力的垂下,清明的瞳孔逐渐涣散,无力的闭合,脑海中的那句话却一直在回荡着
                        “等着我啊,25天后,我会回来的……”
    二十五年过去了,她没回来。庄园里来了一批又一批的新求生者,狂欢还是继续着一切都像是没有变,痛苦压在胸口让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再去进行狂欢,自己每天都处在崩溃的边缘,着实是没有办法的庄园主 他拿走了关于那个人的记忆,在意识模糊的前一瞬间,我将她的一切重新回忆了一遍
          啊……那是我爱着的人呐
          
          ――等着我啊,我会回来的,在*#&?x
          
          ――今晚@*#&!真美
           
          ――快点起来!@;?今天还要去签%*?

      每天晚上,破损的声音很模糊的白色影子都会出现在自己支离破碎的梦中,一瞬间的晃神,让她熟悉的东西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但开了一个洞的心,却没有被填补

      今天她也没有回来










――――――我是那种发刀的人吗?―――――――
     
         想要起身的一瞬间,双眼之上被冰凉的一双手覆盖,清脆但有些虚弱的笑声将多年的悲伤痛苦凝成两行清泪流下却被人轻柔的抹去,不再犹豫将那抹已经凝实的身影拥入怀中,两道相似的声音一道坚定一道颤抖,却都是相同的话语
       
             “遇见你,我死而无憾”

    

       哎呀哎呀算是写完了,这里有想和大家说一点的话,第一次以这种视角来描写故事有很多的不足,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请指出来,文中所引用的“她会回来的日子”是耶稣诞生的日子,也是她第一次出现在红蝶生命中的日子,为她的人希望的日子。整篇文章虽然主角是红蝶和白孔雀,却除了开个头那几段以外基本没出现过她们的名字,至于为什么大家自己去想吧。以及“遇见你,我死而无憾”“今晚月色真美”都是日语“我喜欢你”的中文翻译,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红蝶第一次不知道谢谢(跑)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