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

如果各位不嫌弃,那么请在对我的称呼前加上一个前缀“猫”

《影子》

急促的呼吸表示着主人本身的紧张,现在只剩下慈善家和魔术师两个人了,其他两个队友已经被送回了庄园,而他们的下场会怎么样慈善家他心里明了。不过这些和自己也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大不了落得一个平局,就算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活下来那么也总比被绑在那该死的狂欢之椅上面飞回庄园要好,自己体验过一次那种感觉,平日里柔和的微风在那时变成了尖锐的刀刃刮蹭着面颊,巨大的冲击力和惯性使得血液几乎逆流狂风吹的让你根本就睁不开眼睛,当你回到庄园之时需要休养很多天才可以缓过神来,但是狂欢可不会等着你,仅仅是刚刚落地就要被迫参加下一场狂欢,那个时候的痛苦与崩溃已经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里。猛烈的甩甩头不再去思考那些晦气的东西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密码机上面,身边的魔术师也是一直低头解着密码机,不知不觉之间强烈的灯光亮起,在这昏暗的环境下刺眼的光芒并没有让人感觉到安心而是剧烈的恐惧,慈善家拉着深厚的魔术师就是一阵狂奔,自从和这家伙当上队友以后就总是会莫名其妙地被监管者锤,每次其他求生者都认为自己是在给他挡刀就会收到一堆诡异的目光,虽然说是私底下已经确认了关系但是每次收到一群性取向不正常的人的嘲讽目光也是很烦的,走神之际监管者已经近在身后,是眼睛冒着火的里奥,不就是自己拿了园丁的工具箱把庄园里所有的椅子全部拆掉了吗,至于吗。里奥是会没有原谅慈善家的打算,拿起脆脆鲨就向慈善家砸去,这时候魔术师给我们的厂长表演了一个免费的身体消失便拉着慈善家跑向了大门,处于发愣状态的慈善家手一滑把握的不是很紧的手电筒扔了出去正好砸到了厂长的身上,得了,下次遇到他死定了,这是慈善家被并不存在的魔术师推出大门的前一刻所想的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