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

如果各位不嫌弃,那么请在对我的称呼前加上一个前缀“猫”

《饥荒之下》人物外传—已飘落

        被砍下右臂的少女半跪在僵冷的雪地上,伤口处有着异常狰狞的利器撕裂的痕迹,但却没有哪怕是一滴的血液滴落在地面,给这个寒冷的安魂夜带来一丝温度。灿烂的笑着的男孩收起了凝固着包和鲜血的刀刃,狠狠地扼住高挑少女的咽喉,轻松却寒冷的话语与寒夜里飘飞的雪花毫不相斥的融合。

        “嘿嘿!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人是要受到处罚的,捉迷藏居然不藏起来,还站在原地不动,真是一点游戏规则都不明白!”

           被紧紧掐住咽喉的少女抬起了头,一双透亮的天蓝色瞳眸淡得让人无法察觉。苍白却清秀的面孔上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情绪,就像是那如同烧焦木炭一般的灼伤与凝固于衬衫的鲜血从未属于她,那种刻在虹膜上的深深的怜悯与叹息不被算为情绪,因为它很快就会不再存在。

           “我能看见”

           模凌两可的回答让男孩恼羞成怒,他将少女比他高上一整个身子的消瘦身躯轻而易举的甩了出去,雪地上终于有了温度。但旋即他又惊恐而愧疚的抱起近乎失去气息的少女,像是在抱着一个易碎的陶器那般轻柔,那般贪婪。

            “这真是是抱歉!我们的朋友,你需要休息一下,留下来吧!”

            “你的内心”

            “你所渴望”

            “我的结局”

            “二十五颗恒星连为十字”

            “我会伴随神的旨意永远的随同救赎的半神离开”

           少女气息游离的话语被男孩自欺欺人的当作了温柔的问候,他拥抱住那副如同霜冻一般冰冷的躯体,享受着只为他一人律动着的心脏,他感到疯狂的眷恋,和悲伤。

            “这很奇妙,我的挚友”

            “时间在流逝,你却如同我的妹妹一般,从未有过任何变化”

            “都变了,我是更适合你的人,而不是那一朵花”

            很显然挚友这一词很对男孩的胃口,但被提到的“妹妹”却又让他震怒起来,尖锐的刀刃毫不留情的划过了少女柔软的咽喉,溅开得鲜血像是盛开的最美的花卉。

            男孩笑着,也哭着,蜂拥而至的黑色蜘蛛与他们眷恋的主人一同享受了一场盛会。男孩贪恋的舔拭干净唇角遗留的叹息,那颗还未冻结的心脏看起来似乎还在跳动。

             “我...只有我...独自!!会保存你...我的挚友!!”

             沉眠的女孩被生物逝去时的悲痛深深地刺伤,她惊恐的站起身子,从墓地里直奔向安静的雪镇。遍地的狼藉被冰雪覆盖着,透明的水珠砸在已经干枯闭合的花卉上。

              “这是神的执意,我的挚爱...这是莫比乌斯的祝福...”

             寒风把男孩与女孩的最后一句话语吹向天空,纠缠,最终重叠

            

                                   “wendy”

 

真相大白!!!!!!我没猝死!!!!我活的好uigbebe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