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

如果各位不嫌弃,那么请在对我的称呼前加上一个前缀“猫”

气球和梅果酒

*食用说明

*大概有cp吧

*存梗向产物,可能会摸出来(基本别抱太大希望)

           

       比特小队的日常是什么?在经历了一场恶战后,或许去读一本书是个不错的选择。它们用芦苇和木料制成,柔软的植物清香会舒缓紧绷的神经,在紫红色的柔和光晕下的玻璃杯里面,书页翻动时荡起的波纹在水面平缓的划过,什么都没有留下。透过杯壁反射的亮白色光芒映照在几行文字上,有些鲜艳,又有些刺眼。

        她喜欢阅读,也更偏向于细腻却明显的书页划过指尖的触感,那些蓝色的显示屏太过冰冷,是本能上的抵触。不必在战斗中受到那么强烈的冲击,也不必在最常光顾的健身场所里劳累的训练,仅是一本书,那或许才是最好的。

        碧幽特芙最受不了那个拿着气球的机器人,这让她不自禁的想起那些冰冷的杀人机器,即便它们对她没有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但那种铁质躯壳上传来的入骨的寒意,无不高调的宣示着它本身只是一个认为自己拥有感情的铁块。但是,那个机器人没有。初次在传送门前的相遇让她险些认为是自己的疏忽导致艾斯特上的什么东西跟了过来,还带着铁锈味道的处刑者要不是被达布斯堪堪拦下,恐怕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博士是别想去酒吧里放松神经了。当她在吧台上端起溢满紫红色果酒的酒杯想要延缓一下这糟糕的一天时,透明的玻璃杯被换成了一个充好气没多久的红色心形气球。纳鲁火多就站在她面前,什么都没有说,手里相同的心形气球在空中摇摇晃晃的漂浮着。

        纳鲁火多比碧幽特芙高上不少,加上坐在酒吧椅上,她只能疑惑着抬起头看着那个有黄色外漆的机器人,而那个家伙,也低着头注视着她。他们两个就那么相互对视了许久,然后他拉起来了碧幽特芙的右手,不带温度的指尖在有一层薄茧的掌心上缓慢地写上了几个字母:sorry

        霍银:当时场面不忍直视,很抱歉我拒绝描述 

        过此以后,酒吧的抽屉里多了一袋子红色的气球,如果吹起来,会发现是心形的。

        如果说最让碧幽特芙受不了的,大概是那个算不上拥抱的拥抱。

        一只红雀不可能一辈子都在飞翔,一个比特小队的队员也是如此,他们都需要休息。交班的时间是随机的,交换的人也是如此。很不巧,在那一次为纳鲁火多替班的人就是碧幽特芙。但是看起来,太多的梅果酒对情绪控制有害处。

        就算看起来再怎么不在意,碧幽特芙终究还是个细腻柔软的女性,她提前了交班的时间站在传送门前等待着。熟悉的蓝色光柱从上边亮起,一个暗淡了荧光的身躯从其中直挺挺的倒了下来,来自机械的沉重恐怕是那位战士也无法去轻松的应对,何况当时毫无防备的碧幽特芙呢?

        红色的提示灯闪烁着愈发暗淡,背后裸露在外的皮肤紧贴着地面,冰凉平滑的触感像是祭祀时的理石,刺激着被束缚在沉重机器下的碧幽特芙的神经。纳鲁火多的身躯上却不像是初次相识时那般刺骨,丝丝难以察觉的温度传达开来。若是说出口来,或许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在这个睡着的小机器人身上,有一种很淡的奶油的味道,或许是为了亲近星球住民的设置,又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如果要去询问碧幽特芙当时的感受,她当时所感受到的,却不是砸在地面的疼痛与冰凉,而是有一种很压抑的沉重。这并非来自于那沉重的重量,像是有什么事物紧紧地压住了灵魂深处最脆弱的一部分,而那个压住灵魂使其堕入囚牢的东西究竟来自于谁,身为旁观者的我与您,可能这辈子都无从得知。

         肋骨在一瞬受到的撞击并不轻,但也不至于引起骨裂或更严重的伤势。她被扼住,只能无力的喘息,甚至是无法去太过清晰的分辨眼前的事物,有什么结晶一样的事物挡住了双眼,一片模糊又朦胧的雾。她低下头,雾气凝实从眼角滑落下来,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围绕在周身的嘈杂又像从未存在过一般,刺耳的鸣叫声与心脏律动的声音盖过了一切。抵触感压迫着神经不容置疑的命令着她快些脱身,却让低垂的头颅抵上那一块由芯片运作时信息量过大而改变颜色散发热量的位置,颤抖的双手触摸到机械的外壳下意识的弹开却又一次放回。

         如果只是因为梅酒的效量,那我可否珍惜这唯一的一次机会?

         答案是肯定的,也是受到了装作休息的机器人的许可。皮肤上冰凉的触感突兀的消失,上升气流的压力让碧幽特芙惊异的睁大双眼,像是黑色耀石一样的瞳孔里被渲染上了一层雾气,混着别的什么。纳鲁火多背后的气球摇晃着落在碧幽特芙的面前,模糊的红色占据了大半视野,她感到了极度的劳累和晕眩,只能勉强的感受到被什么托了起来,不重要了,不论结果如何,终究只能无力地喘息而已。

          明亮的光感刺激了视觉强迫着做出了反应,她就那么趴在桌上。翻开一半的书页之间别着一小片红色的橡胶碎片,像是有一个气球在这里碎裂。熟悉的滚轮的声音将碧幽特芙的精神从合死的封面上拉了回来。就如同初见后的正式交谈那样,她的表情里带着惊异和极端的抵触。纳鲁火多歪了歪头看着她,向前滑动了一小段距离,做出一个很经典的讨要拥抱的姿势。碧幽特芙感到什么东西不见了,却又说不出来,愣坐在酒吧椅上试图去整理杂乱的思绪。被冷落的机器人感到了不满,它猛地扑住了面前的碧幽特芙,碧幽特芙下意识的想要推开带一点温度的纳鲁火多,却只是发出了一声猫似的呜咽。在被奶油的柔软气息裹挟之前,她听见了一个夹着电子流过的声音。

             “资料显示,猫咪不可以喝果酒。”

         

*辣鸡摸鱼欢乐多,是最近一直构思的产物。本来是想要营造出拳姐内心纠结欲纵欲还的感受。明明是一个久经沙场心理素质强硬的坚韧女性,却一头栽在了无法被理解的懵懂爱情上,不是很美好吗。

还有要记住,猫咪是不可以喝梅果酒的,会发情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