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

如果各位不嫌弃,那么请在对我的称呼前加上一个前缀“猫”

饥荒之下

*暖石里传来的温度使你感觉腹中不再饥饿,保持你的决心,frisk!

        火红的石头上原本猛烈却不刺眼的红色随着其内部存留的温度逐渐飘散一点一点褪去了鲜明的色泽,现在倒是比原先雪镇里那个乐观的孩子身着的带着橘子甜味的长袍还要稍淡一些。一种像是在夕阳余晖下照射过的碎裂骨骼的味道从暖石上似有似无的传出来,frisk很喜欢这个味道,因为这总是会让她不去主动的想起自己得那些朋友,虽然身上还是有很浓厚的芦苇和墨水的味道,但无论是威尔逊还是在花卉之间沉眠的伙伴都不会讨厌这种熟悉的气息。

    “hei,我的朋友...”

      那位有些慵懒的科学家墨黑色的发梢被冬鹿呼出的最后的一口叹息染成了犹如蓝晶的色泽,最顶端像是那个女孩苍白的面容一般的颜色仿佛下一秒就会崩裂碎开,融入在遍地的雪白之中。他挑了挑被冻的有些发僵的眉毛友好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那只手有和frisk之前遇到的威肯巴顿女士和忧郁的女孩子一般的苍白,骨节分明。隐藏在袖口下的手腕上似乎带着些干涸的东西,不过有些时候还是不要在意那些细节要来得更好。

     “我对我的鲁莽行动感到抱歉,我们不如握手言和吧?”

*那绝对是sans玩烂的老套路了

       指尖触碰到威尔逊皮肤的瞬间一种很像初冬空气里浮动的结晶一般的触觉遍布全身,这着实是比sans放屁垫子和那怪物钻心的电击相比要新奇的多。

*当我没说

      “感觉如何?这是威肯巴顿当初研究冰魔法时的失败品,她当初还因此懊恼了好几天呢。不过看起来......”

         他闭上了一只眼睛,看着自己与frisk指尖飘散开来的结晶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好点子,又似乎是在追忆着些什么。

        “想不想和我一起去沃利先生的店呢?他料理那些食物的技艺可是十分娴熟的,如果你和他关系不错,那么或许还有机会尝到他的独家菜谱。”

          科学家轻柔的弯下了腰,撩开了frisk耳边栗色的发丝:

         “你得自己带上材料才行”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