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

如果各位不嫌弃,那么请在对我的称呼前加上一个前缀“猫”

《书》

 *看标题明主角

 *故事的时间线同步《信》

 *每个事物的名字,不一定代表着它本身的意义

 “ 这个世界是沉默的,只有无边的黑暗才是一切的归属。”

      古旧的红色封皮上油墨的气息不肯散去,它们贪婪的缠绕在那干瘦又苍白的双手之上,留下一块又一块尖锐的咬痕。已经泛黄的书页上缭乱的字迹仅能依稀辨认出四个字

                                                                                        ——末日将至!

    

       假寐的影子翻动着几块破碎的纸张将整本书合上,暗红色的封面突兀的遮挡了比裸猿挣扎扭动时在泥土上留下的伤疤好不到哪里去的勉强可以算为文字的愚蠢东西。镜面反射的光让那位管理员的虹膜的色彩被巧妙的遮盖了,她沉默了许久,最后把整本书扔出了视线之外,砸在了那位不遵守规矩的科学家头上。

        那只是一本书,一本无人读懂的书。

        真是过于奇妙,这破败的地方已经许久没有一个真正的人类踏足过了。那些堆积数年的尘埃在空气中飞扬,糜烂的尸骨不甘的敲击着潮湿的木地板,被那些红色的小家伙啃食殆尽,不留下半分的痕迹。

         自己的运气或是比那些未曾触摸过远古炼金石的生命要好的多,每日照常的受肺炎的折磨,伴着时不时就会有的严重头痛。这一切只有在当轻捷的笔尖在淡黄色的纸页上起舞时才会有所好转,那些粗糙堆叠起来的东西已经比最矮的那一摞书要高上不少了,它们在傍晚燃烧时会散发出芦苇和墨水的气味,那些才是自己能过挺过这一个个不眠之夜的主要原因。

          这座图书馆真正的主人究竟会是谁,被剥夺了解脱权利的每一个人都不曾了解到。他似乎异常的喜欢去玩弄那些误入迷途的人们,那种新生孩童一样的好奇心反而是他身上最危险的一点。孩子为了得到心爱的玩具会不择手段,那个被红色的污点浸染的女孩离去前最后的那个眼神毫不意外的融入了困扰萦绕了自己几十年的那份不可被提起的记忆之中。它们纠缠,然后腐烂,用刀锋划过比树枝还要脆弱的喉咙,带着鲜血阻断视觉的神经。

          只要安静,就不会有人受伤;只要遵守规则,就不会受到惩罚;同理,不去越过那条先天为你带来的束缚,就不会想看见前方。

         沉默的演员总是和那位精力充沛的战士一起在三楼的书架上挑选有关表演的书籍。红发的战士更喜欢北欧的神话,黑发的沉默小丑则会跟在她后面给出最好的阅读建议,他们不会去在意那些木制的围栏。

         绅士的科学家与他对书架有什么别的想法的恋人会在书架上翻到一些古旧的尘埃。黑发的纵火犯会把它们联想成火焰消散过后的余灰,科学家则更擅长将它们清理干净,他们不会去在意那些散落的木屑。

         有着野心的傀儡师和他知书达理的魔术助手会一起绘制传送门的图纸,因为技术问题碎裂的栏杆上又多了几道烧焦的痕迹。在书页之间窜动的影子不会去接近修补过的围栏,那上面已经没有血的味道。

          病弱的男孩与同他的挚友在最底端的木桌前翻看着那一本初到之时便一直未被归还的人体书籍,两双眼睛紧紧地注视着那一颗不会跳动的黑白心脏,在他们面前的已经腐朽的木地板上,凝实的血液冰凉的刺骨。

          图书管理员合上了手中的红色封皮的书本,干枯苍白的手掌像在抚摸易碎的玻璃一般划过脖颈上刺目的伤口

                                                                  ——还在痛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