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

如果各位不嫌弃,那么请在对我的称呼前加上一个前缀“猫”

《饥荒之下》

      透明的泪珠从那姑娘苍白的面颊边划过,即使她不曾间断的用手背抹去它们存在的痕迹,但那些悲伤与痛苦依旧不受控制的滚落下来。女孩脚下的红色落叶像极了谁溅射在地板上的鲜血,frisk对这一切无能为力,但变故发生的总是那样的令人无法揣度。

*我的天啊,frisk!看看她身后!快!

       或许这一幕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所有的事物近乎是滞停在空中,那个模糊的黑色影子僵硬的从她身后站了起来。上一次见识到这番僵硬的动作还是在那家伙死前缓慢挪动时见到的。不断闪烁的身躯和近乎二维的存在无不明示着“它”能够存在的时间算不上充足,那一双纯白的眼眸让人不自禁的联想到纷飞的雪花,或是失去血色的皮肤。

*“它”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时日无多

        “哪里不对......你不是刚才那个孩子”

        哭泣的少女已经把悲伤捏碎吞下,苦涩的味道让那漂亮的眉毛不知在何时的皱在了一起。淡的几乎看不出颜色的天蓝色虹膜透出了不该存在于她这个年龄应有的复杂情绪。

*保持你的决心,frisk!不能被她说的那些毫无意义的东西分散注意力!

        “chara...别那么刻薄,她想做什么?”frisk向前迈了一步,被压在脚底的红色树叶发出不满的声音,挣扎了不久便碎裂开来失去了应有的颜色,散落在地的尘埃像刚刚经历过一场盛会,干燥绝望的气息令人目眩神迷。

*你拥抱了她,这让你充满了决心......真正经啊frisk。

        那个女孩在被触碰到的瞬间轻微的抖了一下,抿起的唇角能看出她在纠结些什么。那双被润湿的眼睛最终还是缓慢的闭上了。诡异的沉默弥漫开来,被拥抱的女孩发抖的频率愈发的明显,最终她推开了frisk。轻得像是羽毛在你身上扫了一下,她像是个羞怯的白猫一般转身快速的跑开了,在原地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像是花一般的东西。

*瞧瞧你干的好事,你弄哭了一个女孩子!她刚才对你说了什么?

        frisk踩碎了地面上粉末般的残渣,影子们靠近了花卉却不敢有所动作。如果条件允许,他们一定会将其撕成碎片,上面发出的气息着实让它们感到厌烦。

*这朵花没有开发,但你隐约觉得它似乎可以救你一命

         “chara,我之前就告诉过你,说话不要模凌两可的。”

*保持你的决心,frisk......她说了什么?告诉我。

          充满决心的孩子低下了头,手中发白的花卉似乎开放了几分。

           女孩轻柔的嗓音似乎还在耳旁围绕,frisk捡起所剩无几的太妃糖,他感到自己的思维从来没有如此清晰过,他甚至可以肯定自己现在的状态一定可以和mtt在舞台上跳上几曲。

              “你好,你可以叫我Wendy...别忘记①这个名字”

①某些设定中,如果一个死者被所有的人遗忘了,那么他就永远的消失了,所以我的朋友,告诉我,你明白了什么?

            

评论(3)

热度(3)